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a 砚山县租房_新闻天下——读取天下新闻

砚山县租房

永仁县大学城

崔雪芹正在给前夫喂水

原标题:新乡男子出轨交往20个女人热粥泼女儿 前妻不离不弃

两次与他结婚,两次又与他离婚,坚强的她独自撑起了一个家;如今成了前夫的他患脑栓塞加尿毒症,她不离不弃,借钱为他治病。

按照医院要求,3月8日上午,崔雪芹要带着王庆生到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肾透析,看来她的“三八节”要在医院度过了,这次是王庆生的第22次肾透析。

此前,两人曾经是夫妻,两次结婚,两次离婚,育有一儿一女。此时,两人不再是夫妻,看到王庆生孤苦伶仃,崔雪芹知道自己不管,没有人会管他。只是,为王庆生看病所造成的生活压力和经济压力,让她有些走投无路。

曾经被丈夫伤透了心

崔雪芹今年38岁,住在牌坊街。

20年前,崔雪芹从封丘县黄德镇北辛庄村来到市里一个餐馆打工,认识了给餐馆送酒的王庆生。后经人介绍,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。“那时候他很能干,很实在。”至今回忆起来,她还是夸他。

1999年5月1日,两人举行结婚仪式。一年后,儿子出生。2001年年底,崔雪芹怀有7个多月的身孕,正在家中休息,一名自称姓王的年轻女子找上门,说她与王庆生认为对方是自己的“真爱”。

“他有外遇了!为啥?还不是嫌弃我土气、不会打扮。”崔雪芹气不过,要离婚,被婆婆压了下来。

2002年2月份,崔雪芹生下了女儿。一个月后,婆婆去世;又等了一个月,崔雪芹与王庆生离婚。

离婚之后,王庆生与王姓女子住在了一起,而没有多少文化、又没有特长的崔雪芹,只能靠打零工来维持家庭的开支。“啥活我都干过,边干活还得边照顾两个孩子,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。”她说。

离婚之后,王庆生还时不时地来找麻烦。女儿一岁多的时候,王庆生来找崔雪芹要钱还赌债。崔雪芹说没有,王庆生端起一锅正在熬的稀饭,倒在女儿头上。“住院的500元钱都拿不出来,哪有钱给他呀!”至今,伤疤仍然留在女儿的身上和心里。

复婚后再次离婚

离婚8年后,2010年7月份前后,王庆生找到崔雪芹,说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,他想复婚,同时保证不再赌博。

看到这个8年来没有给孩子一分钱反而不断给自己找麻烦的男人,崔雪芹再一次认下了,随即办理了复婚手续。

复婚的当天下午,趁着崔雪芹不在家,王庆生将房间翻得乱七八糟。“我猜他是找钱还赌债!在外面欠的赌债都不知道有多少,最多的几十万元,最少的也上万。”第二天崔雪芹就要去离婚,民政部门不答应。一个月后,两人再一次离婚。

“他没有工作,都是靠赌过日子,还跟不少女的有来往,说得上名字的都有一二十个。”崔雪芹说。

他患病了我还得管

2013年5月7日晚,王庆生再次来到家中,进屋之后没说几句话,突然倒在了床上,送医院检查结果是左侧脑栓塞。

管还是不管?“当时我心里确实矛盾,他对家没有一点贡献,还拖累这个家。但一想,他毕竟是孩儿的爹,还得管。”儿子也在旁边说:“看好病再把他扔了也行。”恨透爹的女儿则一言不发。

这次住院22天,花费4万多元,崔雪芹只有1万多元的存款,其余全部是向好姊妹借的。

还没有康复,王庆生再一次昏迷,送到医院检查,发现这次是右侧脑栓塞并有尿毒症。只治疗了几天,就花去近3万元。

“如果有10个人来劝我,10个人都会让我放弃。”崔雪芹说。肾透析每周需要3次,每次500元左右,她实在负担不起了。

每次去做肾透析,崔雪芹都要请邻居把王庆生从3楼背下来,到一楼再坐轮椅推到医院。回来之后,再请邻居背上去。

难的还不止是这,治疗的费用从何而来?此前花去的3万多元大部分是借的,现在又该去哪里借呢?

永仁县大学城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